详细内容

新一轮棉花目标价格政策重在提升质量,“及时雨”滋润新疆棉

时间:2023-05-11     【转载】

       当前,新疆各地棉花已陆续出苗。棉花目标价格政策的出台,给前段时间正在为棉花播种而忙碌的棉农吃下了一颗“定心丸”。政策中保障棉农基本收益和植棉积极性的具体措施,宛若一场“及时雨”。那么,国家新一轮棉花目标价格政策有哪些重点需要关注?其意义如何?伴随着棉花目标价格政策的落地,今年棉农的棉花种植意向如何?
       目标价格不变 价格管理弹性增加
       “不仅是新疆棉农,今年以来,棉花从业人员都对国家新一轮棉花目标价格政策十分关注。”华安期货棉花分析师姚禹说。
        2014年,国家在新疆启动为期3年的棉花目标价格补贴试点,每年的目标价格水平按照“成本+基本收益”的方法调整确定。自2017年起,国家在新疆深化棉花目标价格改革,目标价格3年一定,2017-2019年价格水平为每吨18600元。2020年国家明确保持棉花目标价格政策框架总体稳定,保持支持力度总体不减,保障棉农收益稳定,实现政策常态化、长效化。从2020年起,新疆棉花目标价格水平为每吨18600元,同步建立定期评估机制,每3年评估一次,根据评估结果视情况调整目标价格水平。
       也正因此,2023年成为新一轮棉花目标价格政策公布之年。在市场期盼中,4月14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印发《关于完善棉花目标价格政策实施措施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明确,稳定目标价格水平。继续按照生产成本加合理收益的作价原则确定目标价格水平,合理收益综合考虑棉花产业发展需要、市场形势变化和财政承受能力等因素确定。2023-2025年,新疆棉花目标价格水平为每吨18600元,如遇棉花市场形势重大变化,报请国务院同意后可及时调整。
       “新一轮棉价政策继续实行18600元/吨的目标价格,是保障我国棉花产量稳定的基础,在市场的预期之内。但与往年不同的是,《通知》中还明确了目标价格补贴水平可以根据市场走向进行调整,增加了价格管理的弹性。”徽商期货研究所软商品研究员李敏说。
       对于18600元/吨的棉花目标价格,国投安信期货首席分析师曹凯分析认为:“在棉花补贴价格公布之前,市场有目标价格下调的预期,但最终目标价格未作调整,应该是考虑到近年来棉花种植成本不断上涨,保障棉农的种植收益。”
       新疆棉花协会提供的数据印证了新疆植棉成本不断上涨这一事实。据新疆棉花协会会长王忠介绍,2022年新疆地方机采棉自有土地植棉总成本1595元/亩,同比增加11%;新疆地方机采棉租地植棉总成本为2755元/亩,同比增加19.14%;新疆地方手摘棉自有土地植棉总成本2336元/亩,同比增加8.5%;新疆地方手摘棉租地植棉总成本为3496元/亩,同比增加15.8%。
       王忠表示,从部分新疆棉花加工企业和棉农的反馈来看,虽然2023年以来,基本农户、包地从业者呼吁上调2023-2025年新疆棉花目标价格水平至19000元/吨甚至19500元/吨,但18600元/吨的棉花目标价格也在可接受、可消化的范围内。因此一些意向摇摆的农民很可能重新回归棉花种植。 
       固定补贴产量 引导优质棉花生产
       与往年政策对比可以发现,本轮政策新增了关于价格调整、产量、质量的具体实施措施。措施表明,新疆棉花种植的发展趋势是质量优先于产量。
       《通知》提出,固定补贴产量。统筹考虑近几年新疆棉花生产情况以及当地水资源、耕地资源状况,对新疆棉花以固定产量510万吨进行补贴。 
       《通知》提出,完善操作措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要着力提升质量,进一步用好目标价格补贴资金,在更大范围内实施质量补贴,合理确定质量补贴标准,利用“优质优补”引导优质棉花生产;采取有效措施,积极有序推动次宜棉区退出,推进棉花种植向生产保护区集中;推进全疆棉花统一市场建设,全面推行籽棉交售互交互认,加快实现兵地棉花市场融合、补贴标准衔接;继续实施“专业仓储监管+在库公证检验”制度,并配套安排相关措施,保障市场价格高于目标价格时有关机制顺畅运行;因地制宜开展保险试点。

       “对固定产量510万吨进行补贴,积极有序推动次宜棉区退出,推进棉花种植向生产保护区集中等措施,反映出国家推动新疆棉花种植越来越向‘质’看齐,长期来看植棉面积或将呈减少的趋势。”李敏表示,次宜棉区受灌溉用水、耕地肥力等制约,皮棉品质、颜色级等也偏差,农民想获得质量溯源补贴的困难也偏大。更大范围地实施质量补贴,或将利好优质棉及长绒棉产区,进一步推动次宜棉区的退出。随着次宜棉区的退出,新疆棉花种植面积可能进一步下降,使新疆棉花年产稳定在510万吨左右。
       “从近3年的棉花检验量来看,2020-2022年度新疆棉检验量分别为577万吨、531万吨、613万吨,2023-2025年仅补贴510万吨或许会导致2024年度、2025年度棉花供应量减少,或将利好棉价。”王忠表示,截至4月27日,本年度新疆棉花公检量已达616.18万吨,超过固定的棉花补贴产量100万吨,国家逐渐引导新疆减少棉花种植面积及产量的目标较为明确。2022-2025年或是棉花目标价格政策从“全面补贴”向“质量补贴”的过渡期,最终实现100%质量溯源补贴。在刺激、推动农民提高管理、种植水平的同时,满足国内棉纺织企业产业升级的需要,达到提高产品质量、提高产品利润、提高产品出口竞争力的目标。
       植棉逐年萎缩 内地棉业亟待关注
       在新疆棉花目标价格政策落地之前,中国棉花协会3月份进行了2023年植棉意向调查。调查结果显示,2023年全国植棉意向面积为4155.75万亩,同比下降7.4%。其中新疆植棉意向面积同比下降4.3%;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植棉意向面积同比下降了22.6%和32.2%。
       与新疆植棉面积稳定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连年下降的内地植棉面积。原因何在?河北省河间市国欣农村技术服务总会副总经理卢春恒进行了分析。
       “从种子销售市场看,2023年棉花种植面积总体是下降的,内地的下降幅度要大于新疆。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植棉面积下降的幅度比较大,这主要是植棉效益不好造成的。”卢春恒表示,在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棉花已经没有能力和玉米、小麦、大豆等农作物竞争,从栽培技术、机械化程度、经济收益、产业链完整度、国家政策等方面都缺乏竞争优势。
       卢春恒呼吁,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的棉花种植补贴力度或应与新疆持平:“在具体实施上,可以加大重点植棉县和植棉大户的补贴力度和精准性,还可以加大重点植棉县加工收购业务的政策支持力度,以便于维护产业链的完整,使棉农能够种得好、卖得出。”
       关于支持内地棉花产业的恢复,湖北省棉花协会会长、湖北银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杨雄也深表认同。杨雄认为,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的棉花生产最核心的问题就是补贴机制没有和新疆保持一致。除了补贴政策因素,机械化程度较低、经济效益不足也是导致内地植棉面积下降的原因。
       “如果这三个主要问题不能解决的话,预计有些省份棉花种植会消失。”杨雄表示,湖北银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在探索做小而精的产品,与湖北省农科院合作,做全程机采棉的试验示范。今年将推广到2000亩,打造无三丝机采棉产品。


技术支持: 山东水木科技 | 管理登录
seo seo
Baidu
map